河北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是专门为儿童自闭症的表现,智力低下,小孩说话晚、感觉统合失调儿童的提供教育训练的服务机构!
爱心热线:13831056143

《庭审现场》 20190424 《延禧攻略》引发的巨额赔偿官司 :赴“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有感

广东11选五走势图表 www.yogiandme.com 点击数:34732012-01-11 10:30:56 来源: 心雨孤独康复培训学校

遥远星球的孩子

叶妍青(一中附小  周叶世元家长)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孩子走进了邯郸“心雨学校”,让我发现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世界。仿佛是一朵朵早春的花朵,静谧、安祥,在静静角落里兀自开放; 又仿佛阵阵急风骤雨,狂燥、奔放,无由无因,无始无终,这个世界里仿佛没有欢笑,没有眼泪,没有愤怒,没有荣辱,没有痛苦,也没有幸福,甚至没有声音,没有语言,没有记忆,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呵,让我们难以想像。他们仿佛来自遥远的星球,与我们的世界全然的不一样,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与我们一样的面孔,一样的明眸,一样的肢体,一样的动作,在这样黄金般的人生季节,为什么上帝要偷走他们的灵魂?医学上给了他们一个令人心寒的名字——“孤独症”,我们给了这些孩子一个动听的名字:星星的孩子。

这些来自遥远星球的孩子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就在我们的中间,然而我们许多人却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据世界医学信息统计,在160个孩子当中就有一个孤独症的孩子。他们基本上都是先天性的,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医学权威能够解释孤独症的成因。

当心雨学校的老师,把几个“星星的孩子”交给我们孩子的时候,他们手拉手,一边唱歌,一边跳舞,随着音乐的节拍起伏,我们的孩子不停地和他们交流说话,我发现“星星的孩子”脸上竟然能够有一丝喜悦的表情!心雨老师们介绍说,这几个孩子都是最优秀的,他们来到心雨学校已经两三年,在老师的教育下已经能够说几句简单的语言。我们来到另一间教室,这是几个和我的孩子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正在上课,老师在手把手地教他们写字,认识图片。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竟然能够清晰地对我说:“阿姨”!我非常激动,连忙称赞“宝贝,你真棒”!老师介绍说,一张简单的图片每天都要成百上千次的重复教育,对于普通孩子来说一分钟就会认识的事物,少说也要教上一个多月,一个数字甚至要教三个多月甚至一年,然而对于星星的孩子这是多么大的飞跃呀!难怪这里的老师嗓子都是沙哑的,她们每天都要千万次地重复一句话,用他们温暖的爱的甘泉,去浇灌孩子们荒芜的心灵,让他们心灵的荒漠重新长出绿洲; 用她们千万次的呼唤,唤醒这些星星孩子的记忆,为他们擦亮星星般的眼晴。

其中有一个小男孩,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和我们交流,我们以为他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老师微笑着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心雨校长的故事。老师说:“你们没有发现吧,他原来也是重度孤独症,他的妈妈就是我们心雨学校的校长张敏”。我们真是没有想到那么神采奕奕、聪明干炼的张敏校长居然也曾有个“星星的孩子”。张敏告诉我们,当孩子几个月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孩子与平常孩子不同,她四处求医诊治,最后确诊为重度孤独症,对于一个母亲是多么大的打击,对一个幸福的家庭是多大的创伤!母爱的力量是巨大的,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张敏是一个不肯向命运屈服的人,凭着满腔的母爱,她发誓一定要把自己的孩子拉入正常人的生活轨道!她四处求学,苦苦钻研,在她十多年的潜心抚育和教导下,儿子已经从遥远的星球降落凡间,12岁的他已经顺利成为五年级的学生,而且能够独自乘公交车上学了!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是多么大的成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更是一种挽救生命的涅槃!正是在这样巨大胜利的鼓舞下,让张敏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把自己做母亲的经验与社会分享,让更多星星的孩子得到重生,于是她开办了心雨学校――这个“星星孩子”的乐园。听了这个故事,我们一直被这样的感情震憾着,我们能够为这些孩子做一点什么呢?

每一个孩子都上帝派来的天使,而这些可爱的小天使们却折断了翅膀。让我们共同关注这些纯真可爱的孩子吧,用我们的一颗仁爱之心,点燃他们灿烂的笑容,让他们的生命绽放出悦目的光采; 用我们温暖的双手,去拔动他们心灵的琴弦,让他们的生命奏响欢快的乐章; 用我们无私的爱编织成一张温暖的网,让这些折翼的天使,从他们遥远的星球降落人间,和我们一同欢笑,一同游戏,一同享受生命赋予我们的精彩与美丽吧!

爱的融合

小六班 王睿弈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些和我们不同的孩子!他们被喻为“星星的孩子”。这是些患有“孤独症”的孩子。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视力却不会和你对视,有语言却不会和你沟通,有听力却总是没反应,有行为却总是格格不入。有时他们看上去和我们一样,但却有自己独特的一面,像星星一样神秘而遥远!

今天下午,我们大队部五位成员就在钟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一次独特而意义深刻的活动:爱的融合——到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做义工。通过近距离接触他们,了解和认识孤独症的孩子。

虽然我们提前观看了相关资料:《遥远星球的孩子》、《海洋天堂》、《雨人》等,但是一路上我们仍然充满了好奇,甚至心里有一些紧张!

来到心雨学校,这里和普通的幼儿园差不多!有热情的老师、有温馨的教室、有色彩鲜艳的活动室、有各式的玩具!

老师们领来了五个孩子。这些孩子是一些程度较好的孩子!首先,我们进行了游戏互动。我们一对一面对面跳舞并互相做自我介绍相互熟悉。他们个个天真可爱,活泼好动,可是却不能主动和我们交流对话,他们只是在机械地模仿老师。跟我互动的一个8岁的小男孩自始至终不会看我的眼睛,也不能顺利地完成要求的动作!他总是把身子转过去,东望西望,不和我配合!我想尽办法仍然效果不好!我也手足无措起来,不知该怎么办了!看着他稚嫩的小脸,我又惋惜又同情!后来在心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我完成了互动环节!

接着,老师根据他们的特点让我们给他们一对一上课!这太有挑战性了,我跃跃欲试。我教刚才那位小朋友认识卡片上的蝴蝶,他虽然能跟着我读下来,但是转眼三、四秒就又忘了,反反复复记不住。老师告诉我,他们不同于正常人,一个知识必须重复许多次甚至上百上千次才能记住!老师拿出另一张卡片让他认,他认了出来是长颈鹿,那是昨天教他一天才学会的。学习中,那孩子学得很努力很认真,但总也学不会,那一刻我忽然感到我们是多么幸福!最终我也没能教会他,我深深体会到了老师们的辛苦!

老师告诉我们,开始他们连“你好”、“你叫什么”、“我不知道”都不会表达;他们不知道“六一”、“圣诞”是什么意思;能够上正常小学,就相当于我们考上了清华北大;我们认为轻而易举理所当然的事情比如打招呼、乘公交车在他们那里都是困难重重、甚至一辈子都学不会。  最后,心雨学校的校长说,让我们以后在社会上见了这样的孩子,不要欺负,不要歧视,不要拒绝,要帮助他们!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我们与他们的交往和融合!

经过这次活动,我对孤独症小朋友有了一些了解!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珍惜幸福,我一定要帮助他们!让我们吹响爱的集结号吧,让我们每个人都伸出双手来拥抱他们,陪伴他们。我要尽我所能来让他们不再孤单!让这些“遥远星球的孩子”快快回到我们中间来吧!

心雨心愿

——心雨学校融合交流有感

小五班  周叶世元

周二下午,钟老师带着我们大队部的5位同学来到心雨学校与孤独症的孩子进行交流。在此之前,我对孤独症没有任何概念。这次来到心雨学校接触了孤独症,感受极为深刻。一开始对孤独症并不了解,这次接触才有些体会。张敏校长简单介绍了情况之后,就让我们和孩子们一起玩,一起跳舞,一起交流,最后让我们教他们认识事物和写数字。

一开始看到这些孩子和正常孩子没什么区别,但是一交流起来,才发现他们存在语言障碍,有的不看正视对方的眼睛,有的回答问题答非所问,还有的甚至不会讲话。看着这些和我们同龄的孩子,感觉很可怜,他们在对事物的认知方面更是十分困难。听老师说,有的孩子一个数字要认一个多月左右,他们天生就与我们正常的孩子们不一样,我为他们而感到悲伤。虽然他们不善于交谈,但我们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惊喜与欢乐,我们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从他们脸上看到了童年的喜悦。看着这些孩子们纯真的眼神,我在心里暗暗地想:既然上天给了你们不公平的一面,肯定会有公平的一面的。我相信只要你们努力,你们就会有回报。

这里的孩子和家长们都很努力,老师也是很努力地在培养孩子们,我也为你们加油鼓劲,期待你们早日康复,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我期待你们的好消息!

校长对于我们的交流很满意,邀请我们做学校的志愿者,我们也欣然同意。我也真心地想为这里的同学们献一份爱心,帮助一下同学们,我今后一定会查找更多的关于孤独症的资料,做一个合格的志愿者,再与同学们一起玩,一起交流,一起跳舞与学习,让同学们远离孤独症!

用声音唤回那颗心

赵博雅

星期五下午,我们大队部五人和五名老师一起去了心雨学校。

心雨学校是一所特殊的学校,在这里上学的孩子都是得孤独症的孩子,他们从不主动和别人交流,和他们说话时,他们也不会正视你的眼睛,以至于他们比同龄孩子的交流能力要差许多。

到了学校,“心雨”的张主任亲切的迎接了我们。随后,老师们领着五个程度不错的孩子到了一个玩游戏的屋子里。老师们告诉我们,一定要主动和他们沟通,告诉他们怎么做,一个问题要多问几遍。

我找到了一个比较阳光、开朗的小男孩,从他的口中得知,他叫孙一博,今年5岁,来这儿的时间不短了,他除了爸爸妈妈以外没有别的亲人。

我们和孩子们围成一个圈,玩起了丢手帕,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中我体会到他们从心灵深处在呼唤和向往着阳光,却因内心孤独而变得羞怯,他们虽脸上泛起笑容,但内心多少覆着阴影。

另一个孩子8岁,从小得孤独症使他有了自己的痛楚,他现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每当他回答正确一个比较难的问题时,他都要和我击掌三次,所有的快乐都融入在这三击之中。

我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努力,使这些孩子的心能射入一缕温暖的阳光,使它不再孤独,使它没有阴影,让孩子们充满快乐和幸福。

让爱转动

袁宸扬

在我们生活的地球上,有着一些和正常人不同的孩子。他们被称为“遥远星球的孩子”。这是些患有医学上令人不寒而栗的“孤独症”的孩子。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世隔绝:会用眼睛看却不会把视线固定;会用嘴巴说却只会在嘴中哼哼;会用耳朵听却总像是对你的语言没反应。有时他们看上去和我们一样,但内在却和我们截然不同,像星星一样神秘而遥远。

今天下午,我们大队部五位成员在学部几位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一次独特而意义深刻的活动:到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做义务教师。通过近距离接触他们,了解和认识孤独症的孩子。

一路上我们对这些孩子们充满了好奇,但心里还是有一些紧张:万一我无法让他们听我的话,怎么办?毕竟我们对这些孩子还很陌生,对于孤独症,我们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寥寥无几。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们进入了一栋陈旧的大楼里,这座楼看起来阴暗潮湿,破旧不已,“心雨学校”就在这栋楼的顶层。

一上到六楼,我们就惊奇地发现这一层与下面五层的环境真是天壤之别,这里的墙贴着五彩缤纷的塑料布,还有各式各样、摆满玩具的活动室呢!本来就有些发憷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个陌生的小孩--------孤独症患者,牵着老师的手走了过去,我们五位同学不约而同的向他微笑,可那位小孩扫了我们一眼,就回过头去了,我们几人相视不语。

学校的主任把我们请到了办公室里,我们紧张的身体还不能自然下来,主任讲述了下面的活动过程:教孩子们玩丢手绢,与他们一同上课。

有两位老师把我们带到一个空旷的大屋子中,接着领来5个小孩子,这些孩子程度一般,我们看他们时,他们连理都不理,眼睛一会看这里,一会看那里。

我上去拉起一个孩子,他的身子瘦瘦小小的,似乎风一吹他就要倒下来,他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可是我不管怎样轻轻呼唤他:“喂  喂!”,他都置之不理,我的鼻子忽然一酸,为他难过:这么好的孩子怎可能患上这种可怕的疾病,为什么上帝要偷走他们的灵魂?我难过地自问道。然后我提高了嗓门喊他:“小弟弟,看着我!”他的眼睛迅速朝我扫了一眼,就又回过头去了,于是我再唤,如此多次,他才肯看我,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哼哼哼…”我又不得不提高了声音:“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还是没有理睬,如此反复多次,我终于知道他叫张宣明。下面,我们教他手拉手围成一个圈,可是在我们看来非常简单自然的动作对他们来说都很困难,许多孩子拉起别人的手不到几秒钟便松开了,甚至有的还看到别人向自己伸出手,便嗖得把手缩回去,再不肯伸出来。我们非常耐心地连哄带劝,二十分钟后他们终于拉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圆圈。可能有前面的铺垫,下面的环节虽然困难,但进行得还算顺利,我们教他们玩丢手绢的游戏,还要教他们写字,张宣明表现得非常好,不一会他就写会了数字“7”,并会玩“金苹果”的游戏,我真为他感到高兴。

通过这次活动,我们接触到了这些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孩子们,他们好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非常需要我们的帮助。同学们,让我们用们的爱心来关爱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吧,爱会让地球转动!

我用爱温暖你

金凯隆

期待着期待着……上周五终于轮到我去“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进行爱心融合活动了。

我们大队部五名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驱车来到“心雨”自闭症学校。那里的小朋友有大有小,小的只有三四岁还不会走路,大的却都十几岁了。他们都是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虽然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总感觉不到他们在看什么。看到他们,我很吃惊,也有些害怕,但很快我想到:他们有病,需要我们关心,我更不能歧视他们。

“心雨”学校的老师热情地把我们领进一个小房间,那里有五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小朋友。有一个孩子发现我们到来,不停地大哭,老师告诉我: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只要环境一改变就不能控制自己,就会哭。我们各自拉起一个小朋友和他交流,首先要问出他的名字来,这可把我难住了,他很淘气,一会跑这儿,一会跑哪儿,根本就不理睬我。最后,还是老师告诉我他叫小吉。

接着,老师让我们把他们的手连起来,我想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了,可实际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刚刚把他们的手连起来,不到十秒钟他们就谁也不理谁地松开了。我就再努力,并且告诉他:你要不拉好手我就不跟你做游戏了。这次他们还算配合,但也只持续了50秒钟。我们都很无奈。

“丢手帕”游戏开始了,我领着小吉一起玩,虽然他七岁了,可他还会在跑步时摔倒,我扶起他,并大声告诉他“放下手帕,快跑!”可他却拿着手帕檫地板,并把手帕仔仔细细叠得整整齐齐后放在别人身后,我既着急又惊讶,推着他往前跑。最后我坐下来教小吉写数字“1、2、4”,我手把手教他,他勉强写完一页。我又教他认图形、交通工具,他学起来很吃力。

时间过得真快呀,到了我跟小吉说再见的时候了,他看起来竟然还有些不舍,我非常高兴。

比起这些患病的孩子,我们不是健康的、快乐的、幸福的吗?我们应当充满信心,用我们弱小的双手去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用我们的爱去温暖他们。

心灵的沟通

高一凡

朋友,你的身边有这样的一群孩子吗?他们总是孤独离群,兴趣狭窄,言语障碍十分突出,他们就是患有孤独症的孩子。

周五下午,我们部分大队部成员跟随部分老师一起去了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

我曾对患有孤独症的孩子有着许多的幻想:他们的长相和别人有区别吗?他们会不会自理呢?是不是所有这样的孩子都很聪明?于是,我带着这样一个充满好奇的心,出发去了心雨学校。

踏进张主任的办公室,便会发现满墙的鲜艳的红锦旗。这锦旗,让我更想看一看,这个学校的老师,同学。

第一眼见到这里的学生,发现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任何区别。可当我要和他沟通时,发生了困难。和我配合的那学生,眼睛总是盯着窗外,为了能和他更好地沟通,我也看了看窗外,可对我来说,窗外只是一幢幢陈旧的小楼。这时,老师对我说,我要主动一点。于是我大着胆子把手搭到他肩膀上,对他说:“看着我。”但他只是回头瞄了一眼我,随后傻傻的笑了,继续看着窗外。一次次这样的沟通,并没有让我更深的了解他。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我可以正视到他的眼睛,那眼睛里,很纯净,他竭力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使我有了更好的了解机会。

“你叫什么名字?”

“小江(化名)。”他说的话含糊不清,而且声音很小,所以我重复问了他好几遍名字,才知道,他叫小江(化名)。

“你几岁”

“9-岁”这个回答,让我吃了一惊。他只和我差一岁!

是啊,之后才知道,这个只和我差一岁的孩子,连基本的“口”字都不会写,但幸运的是,我教会了他。

时间飞逝,眨眼间我和他们就要说再见了。

这世上,有多少人用同情的眼光怜悯他们,又有多少人用鄙视的态度对待他们。但是,从他们纯真的目光里,我清楚地看到,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祖国的花朵!请和我一起,用正确的眼光看待他们,用正确的态度对待他们,相信,他们肯定会康复的!

送去一份爱,让他们不再孤独

小五班   李人佳

周二下午,钟老师带领部分大队部同学来到“心雨”孤独症康复培训学校进行融合交流,与那些患有孤独症的孩子们一起进行“爱的融合”。

一路上,我充满了好奇,又不乏惴惴不安——如果他们不理我,我该怎么办?如果他们不听我的话,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和他们进行沟通与交流?毕竟,我对孤独症的了解少之又少,与那些陌生的孩子一起相处无非会有困难。

“心雨”学校的张主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讲了活动的流程,随后,我们来到教室。

我上前拉住了一个小男孩,他的貌容与正常人无异,而且十分可爱,很难想象,他是患有孤独症的孩子。我努力地和他沟通,我不停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时不时还要对他说“看着我”、“站起来”,但他却不理会我,松开我的手到处看。我再一次拉住他的手,轻轻地呼唤道:“来,看着我。”他慢慢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却又回过头去。我反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终于他开始直视我,嘴里小声哼哼着,却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在老师的帮助下,我终于得知这个小男孩叫张宣明。接着,我们开始玩“切西瓜”游戏,我要辅助我的小伙伴与其他小伙伴围成一个圈。出乎我的料想,这些孩子们并不能很好地围成一个圈,而且是各干各的事情。多次重复“把手拉紧,围成一个圈”这句话,孩子们才照做。之后,我与宣明两人一起玩游戏——我教他玩我在幼儿园时就会的拍手游戏,他却只能完成第一个两掌相击的动作,无法与我拍手。令我吃惊的是,他竟然主动地和我玩“金苹果”游戏,虽然他还不能完成所有的动作,但是他的主动令我万万没有想到!

告别了宣明(化名),我又来到了另一个教室。我要与新的小伙伴一起交流。我的新的小伙伴是个很开朗活泼的男孩,和他在一起交流很顺利(或许是有前面的铺垫),很快,我就得知他叫孙一博,今年5岁,我亲切地称呼他为“小博”。他会背儿歌,会数数。我拿出识字卡向他提问时,他只要回答对了,我们就会击掌三次,而且他会显出很兴奋的样子。快乐都会融入在击掌的瞬间。不过,当他在识蔬菜时,许多蔬菜的名字他都会混淆,而且当我告诉了他正确的后,重复再问一次,他仍会答错。我们常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对他来讲实在是异常艰难。

上述文章摘自于邯郸一中附小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扫一扫,关注手机站

    联系人:张敏
    专家热线:13831056143 15533043350

    邯郸校区地址:邯郸市朝阳路郝庄巷29号河北心雨学校
    石家庄校区地址:友谊大街与钟久路交叉口西行300米
    保定校区地址:保定市东风路和东二环交叉口东行200米路北(昊科产业园)c座二楼
    衡水校区:衡水市桃城区康泰街隆兴路交叉口北行50米路西
    融合校区:邯郸市和平路北胡同25号(起跑线幼儿园)